一个有关后危机时代的悲惨预言

2011-05-12 06:38:04

刘煜辉认为从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并没有完全过去,“之所以决定用‘后危机’,而不用‘危机后’,是因为我坚定地认为危机还没有过去”。他的判断过程简单而直接,“经济运行有其自身的规律,根据经典的周期理论,‘繁荣—衰退—萧条—复苏’是经济运行必经的四个过程”,而当前各种经济指标的向好,只是政治家“通过‘抽大烟’改变经济的自然规律”使得显性的衰退得以结束,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隐性的萧条。

王晓帆

《大通胀与再平衡—“后危机时代”的抉择》是一本值得推荐的书,因为这种“卖相”不好而又有重要意义的书,或者正是书评推荐存在的意义。

这种标题长达15个字的书,光看标题就已经令人提不起阅读的欲望。而按照霍金在《时间简史》之中提出的引用一个公式就将减少一半读者数量的说法,本书之中出现的几十张数据图表,无疑会让潜在的读者以二分之一为底的指数函数的比率败退。不过,对于本书销售最大的打击可能不是上述两个因素,而在于本书给出了一个有关后危机时代的悲惨预言。

在书名的副标题之中,书作者刘煜辉教授就给出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他认为从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并没有完全过去,“之所以决定用‘后危机’,而不用‘危机后’,是因为我坚定地认为危机还没有过去”。他的判断过程简单而直接,“经济运行有其自身的规律,根据经典的周期理论,‘繁荣—衰退—萧条—复苏’是经济运行必经的四个过程”,而当前各种经济指标的向好,只是政治家“通过‘抽大烟’改变经济的自然规律”使得显性的衰退得以结束,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隐性的萧条。

在他的视角下,那些令人欢欣鼓舞的、代表经济衰退结束的数据,例如当前石油价格再次攀升到每桶80美元、铜价上升到每吨8000美元,美国股市回到了2008年9月雷曼兄弟公司倒闭前的水平,传统消费者物价指数衡量的全球通胀处于很低的水平等等,并非衰退结束的福音。因为这些数据的出现并不是来自实体经济的提振,而是发达国家宽松货币政策释放的货币信用流向全球金融货币市场、大宗商品市场以及新兴国家的资产市场的表现。显然,政府的外在“货币输血”并未使得“经济创伤”愈合,仅仅是让濒危的病人提升了血压—这真是一个让人扫兴的判断。

不过一个更让人扫兴的消息来自书的主标题。在《大通胀与再平衡》的标题之中,作者似乎在预测经济未来存在好与坏两种发展的可能性。但是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在封面上红底黑字的标题之中,“大通胀”三个字的字号要比“再平衡”大上一号,这隐然表达了作者的态度。

在书的第一部分的第一章《全球经济再平衡猜想》,作者给出了经济病人痊愈的状态,描述一个光明的理想未来。这种全球经济再平衡,就是中美经济摆脱了过去的那种“美国用中国的储蓄消费”病态而脆弱的依赖—美国完成基于实体创新的制药业,替代能源、使用新能源或者节约能源的绿色汽车业为核心的“再工业化”;而中国通过加快国内的经济体制改革,最大限度地释放改革的制度红利,降低过剩储蓄,实现向内需主导的经济转型,为全球经济创造“净需求”。

然而,这种把对“理想国”的描写放在文章的第一部分第一章的写法,让人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在其后的文章之中,作者的笔锋急转直下,开始了对残酷现实的描述。

世界经济面临的残酷现实是:美元霸权+三角平衡。

美元作为一种世界货币,构成了全球经济体系的信用基础,成为唯一驱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净需求”的提供者,但是这也赋予了美元一种“结构性权力”,使得美国有可能通过货币政策进行“以邻为壑”的经济调整。而全球分工导致的美国、亚洲新兴国家、石油生产国各自经济失衡,但是又通过贸易金融实现了的整体三角平衡,这种脆弱的三角平衡使得新兴国家的金融自主性不断地弱化,无法对美元霸权发出反击而只能被动接受。

这种残酷现实的逻辑发展,是一种悲惨的未来:

要么,展开一场全球弱势货币竞赛,美元在市场理性预期下贬值失控,美元以及美元债务的抛售导致债务市场的崩溃,美国经济被彻底拖垮。而美联储届时的行动除了加息之外别无选择,全球资本向美国的回流将刺破全球资产的泡沫,经济再度陷入危机的泥沼。

要么,美国为了实现其“再工业化”维持宽松货币政策,而世界经济因此而浸泡在流动性的汪洋之中,忍受弱美元的盘剥,等待美国“再工业化”的救援。而一旦美国完成“再工业化”,重拾强势上涨的趋势,依靠弱美元而存在的新兴国家的资产泡沫必然破裂,货币从资本市场的蓄水池之中释放出来,流向实体经济。

而“无论哪种情景,‘后危机时代’等着我们的都将是‘大通胀’”,这是作者刘煜辉做出的判断。这种判断令人不安,但是更加令人不安的是:他的判断逻辑几乎无懈可击, “很遗憾,现行的规则和秩序的‘黏性’太强了,我们很难看到全球经济向着希望的轨道前行”;并且获得事实的佐证,2010年上半年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及2010年下半年开打的全球“货币混战”已经在表明,我们正走在“大通胀”的道路之上……

在这种对未来的灰暗预测之下,文章其他的令读者不悦的缺点简直不值一提。

本书是作者刘煜辉近年发表的文章、企业及政府咨询会议上的发言,以及学术课题成果等文本的一个汇编。从一本书的角度来看,书的几个部分存在结构不完整、不平衡的问题,作者并未成功地将“残丝剩茧”编织成一件“无缝天衣”。这种阅读上的跳跃,使得书的写作逻辑被深深地隐含,需要读者自身的细细体会。

而作者本身的经济学素养,使得他在写作之中习惯性地使用专业的经济学术语,迫使本书的编辑不得不采取令读者厌恶的脚注。书中52页之中,作者直接使用了“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这个术语,但是这个在经济学上需要10页纸才能大体阐述清楚的话题,显然不能通过编辑一个二十几个字的脚注讲解明白。不过作者没有用“巴萨效应”这个更加专业的提法,稍稍值得表扬,因为这种提法除了让一般读者一头雾水之外,更可能导致喜爱足球西甲联赛的读者浮想联翩。书中的32页,用了“盛宴结束之前撤掉酒杯”这个经济学的典故。这个典故隐藏之深,连编辑都未曾发现。事实上,这里也需要一个“曾长期担任美联储主席的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将央行的管理之道简洁地定义为‘在宴会进行之际拿走宾治盆’”的脚注。

从来报告坏消息的乌鸦,以及预言特洛伊必将因为木马进城而毁灭的女巫卡珊卓拉,都是不受欢迎的人。这让我对本书的销量前景不怎么看好,而书本身的非“悦读”性,更是让人对销量问题忧心忡忡。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本书非常值得推荐。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脸书危机:一场关于政治正确的“滚雪球”运动
做口罩续命,直播赔本赚吆喝……外贸企业自救,怎一个难字了得
董事会平稳换届,郁亮:万科渡过历次危机靠的是“免疫力”
损失近12亿!哈药股份投资美国GNC陷经营危机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