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企缺席A股27年 中国茶叶、澜沧古茶如何破局?

杨玲玲
2020-07-28 16:28:00

热播剧《三十而已》的最新剧集中,女主角之一的顾佳接手了李太太家的问题茶厂,一度因资金压力濒临倒闭,在寻找投资的过程中四处碰壁。

                                                                    《三十而已》剧照

凑巧的是,在国内资本市场,茶企同样并不讨喜。

茶和酒,作为备受中国人喜爱的两大饮品,在零售端似一对“孪生兄弟”,但在资本市场却命途迥异。

中国白酒企业中,30余家登陆沪深A股市场,截至7月28日收盘,贵州茅台(600519.SH )股价高达1670元/股,以2.1万亿元的市值冠盖群芳。反观国内茶企,至今尚无在主板上市的企业,近20家挂牌新三板的企业中,营收过亿元的不过五六家。

茶叶,曾从茶马古道穿越尼泊尔、印度,抵达东非红海海岸;也曾由海上丝绸之路南下,最终到达欧洲。然而在资本市场,茶叶用了27年仍未完成与A股的“牵手”。

自1993年以来,包括浙江绿洲股份、福建安溪铁观音、河南信阳毛尖集团、四川竹叶青茶业等在内的数十家茶企冲刺A股,至今仍无一家实现A股上市。

近期,证监会同时发布中国茶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茶叶”)和普洱澜沧古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澜沧古茶”)两家茶企的招股书,再次引发“A股茶企上市第一股”的猜想。

“行业的资本化路径受到行业发展周期、资本市场行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此外,企业自身也会根据其具体需要,调整资本化战略及路径。”7月24日,澜沧古茶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同日,中国茶业商学院执行副院长、中国茶企领袖俱乐部秘书长欧阳道坤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国茶依然有着较为明显的农产品特点,而品类的多样性又是其核心魅力之一,所以种植很分散。

“大茶园机械化程度高,离城市近,人多、车多、污染多,真正的有机无污染一定是我们这种深山里种出的茶山。”电视剧《三十而已》中,村长在茶山上对顾佳说道,“机械化程度再高,还是要靠人工手采,你要辨别最好最嫩的茶叶尖,然后用手指掐尖,这一步是机器完全替代不了的。”

无法实现机械化、标准化,也决定了很多茶企没有快速成长的商业模式,且商业模式有可预见的天花板。同时,茶企经营的产业链较长、管理欠缺规范,使得行业外资本无心进入,茶企也很难迈入资本市场。

资本市场坎坷路

时隔多年,茶企再次吹响A股上市“冲锋号”。

7月初,中国茶叶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募资5.40亿元用于云南普洱茶产能建设、营销网络及品牌建设等。

同一时间,澜沧古茶同时向证监会、深交所递交招股书称,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2000万股,募集资金6.28亿元,投入全渠道营销网络建设、研发检测及仓储中心建设、信息系统建设等。

根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中国茶叶营业收入分别为12.29亿元、14.90亿元和16.2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4亿元、1.45亿元,1.66亿元。

其中,2019年营收增速9.31%较2018年的21.22%出现放缓;2018年与2019年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6.92%、14.32%,也波动明显。

截至2019年末,中国茶叶的账面货币资金为4.83亿元,接近募资额的90%。结合此前大手笔的分红,在不差钱的情况下,公司上市融资主要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针对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致函中国茶叶董秘办,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澜沧古茶的营收规模较中国茶叶更小,业绩增长也更为稳定。2017年至2019年,澜沧古茶营业收入分别为2.50亿元、2.99亿元、3.8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729.08万元、7559.45万元、8116.71万元。

澜沧古茶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募资上市有利于增强品牌影响力、提升研发及仓储能力、提高信息化水平并优化资本结构,进而增强综合实力及盈利能力。

事实上,早在1993年,浙江茶企绿洲股份就曾谋求A股上市,无奈计划最终搁浅,随后中国茶叶进出口公司的上市图谋也宣布折戟。

直到2007年,云南茶企突然发力,龙生茶业、下关沱茶集团和庆沣祥茶业3家企业进入上市辅导期,云南普洱茶集团、大益集团、龙润集团等也着手筹备上市计划。

此后,市场还传来安溪铁观音、八马茶业、中闽魏氏、华祥苑、一笑堂、猴坑茶业、河南信阳毛尖集团、湖南省茶叶集团、四川竹叶青茶业、杭州山地茶业等十多家茶企冲刺资本市场的消息,最终均铩羽而归。

直至2014年,谢裕大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成为全国首家新三板上市茶企。随之,转道新三板的企业越来越多,截至目前已有将近20家。

而对于香港资本市场,除了2011年在香港主板挂牌的台资企业天福(06868.HK),还有借壳龙发制药的龙润茶(02898.HK),以及收购武夷星转型的中国矿业(00340.HK)。

令人唏嘘的是,这些茶企登陆资本市场后,并非一帆风顺,部分企业依然面临不小的经营压力。

近日,龙润茶被港交所勒令强制摘牌,在新三板挂牌的八马茶业(834754.OC)、中吉号(838212.OC)、七彩云南(835024.OC)、梅山黑茶(834573.OC)等在2018年后相继摘牌,摘牌原因包括经营业绩不佳导致融资成本凸显,以及发展规划有变等。

“新三板茶叶第一股”谢裕大(430370.OC)也宣布终止上市辅导,持续近五年的茶企新三板上市热偃旗息鼓。

“中国茶叶、澜沧古茶在普洱茶领域发力,对资本市场来说,是一个新故事。”7月26日,资深媒体人、茶行业观察者曾园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可以讲好的故事。

“但茶行业的诸多乱象中,最乱的其实是信息。因此,茶行业在打造与葡萄酒类似的自身工艺与价格体系的同时,要对专业化信息的生产与传播有个完整清晰的规划。”曾园表示。

                            

期待群雄角力

“A股茶叶第一股”姗姗来迟,茶企资本化之路究竟难在哪里?

“茶产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很多茶企是通过收购茶农毛茶进行包装、销售,盈利能力较弱,价格欠缺可信度,市场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很长时间以来,资本市场并不看好茶行业。”曾园坦言。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安溪铁观音集团董事长刘纪恒也曾一语点破国内茶企的境遇:“中国茶企难上市的根本原因在于未形成工业化体系。”

茶叶产品的生产属于低技术含量的传统工艺,而国内市场监管比较松散,茶行业农残等行业标准执行并不到位,一旦发生食品质量安全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对投资方和企业都会是极大的打击。

“中国茶的产业化水平和商业化程度都不高,行业集中度很低,最大茶企业的营收规模也就20亿元。”欧阳道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其表示,品类的多样性又是中国茶的核心魅力之一。据悉,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生产绿茶、白茶、黄茶、青茶、红茶、黑茶六大茶类的国家。在业内人士看来,茶叶是典型的慢消费品,而资本市场追求的是高回报、快收益。

“茶行业本身积累的问题在上市之后也会显露出来。”曾园告诉记者,他近距离接触一些企业后发现,部分企业负责人认为好的企业管理就是“军事化管理”,企业文化就是绝对服从,销售方面更注重短期效益,比如公司用低价商品冲击经销商市场等。

近年来,在品牌化、专业化、规模化方面,一些新零售企业快速“出圈”,如喜茶、奈雪的茶等。今年3月,喜茶完成高瓴资本和Coatue联合领投的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超过160亿元。步入6月份,奈雪的茶也再获深创投1亿元的融资。

此外,还有带互联网基因、年轻化的小罐茶面世。

欧阳道坤认为,小罐茶给中国茶业吹来了强劲的“标准化、现代派”新风,大幅提升了传统茶饮在年轻消费群体中的形象。

“在入局之前,我们经过长期调研,关注到中国茶的痛点和软肋:存在‘买茶时缺标准,喝茶时太繁琐,送礼时无价值’,以及‘老气、土气’的刻板印象等问题,行业主导的是农产品思维和形态,导致缺乏现代化的强势品牌。”7月24日,小罐茶相关负责人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该负责人介绍称,作为茶行业的新兵,小罐茶正探索通过消费品思维,推动茶行业的品牌化、标准化、工业化以期改变消费者对于茶的刻板认知。

“传统茶行业尽管目前盈利能力不明显,但整个行业中各方面表现优异的好公司并不少,小而美的公司更多。整个市场要创造出筛选好企业的机制,假以时日,群雄角力的局面应该能够出现。”曾园表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