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营收碾压狗不理,中饮巴比想把馒头卖到全国却不容易

王言
2020-09-15 20:17:47
近几年,中饮巴比加速了扩张的步伐,将触手伸向了大本营华东及华南以外的地区。不过现在来看,水土不服依然是扩张之路中的一大问题。

最近的餐饮行业可谓热闹非凡。

这一边,曾经驰名中外的老字号狗不理正深陷争议,产品口碑和门店服务态度遭到消费者诟病。但另一边,一家做馒头、包子生意的“夫妻老店”却在谋求上市,试图把门店开往全国各地。

pexels-skitterphoto-9510_meitu_1.jpg

图片来源:Pexles

近日,巴比馒头母公司中饮巴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饮巴比”)获得了证监会核发的IPO批文,拟登陆上交所募资9.5亿元。一旦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中饮巴比也将成为A股“馒头第一股”。

“夫妻店”发家

1997年,中饮巴比创始人刘会平离开安徽老家,在广西南宁开了家馒头包子铺。一年之后,刘会平又辗转来到了上海。在这里,他的生意开始壮大。

2003年,刘会平打破传统“夫妻店”的经营方式,开始尝试连锁经营。2004年,刘会平注册了“巴比”商标。2005年,巴比推广加盟模式,扩大经营规模。一年时间,新增了58家加盟店。

此后,刘会平的生意越做越大。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饮巴比旗下加盟店数量已达到2784家,较2018年增加143家,直营店规模维持在15家。

这一营收体量也让中饮巴比有了“傲视”同行的资本。近日陷入口碑风波的狗不理,2017至2019年营收分别为1.08亿元、1.29亿元和1.55亿元。而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中饮巴比的营收就已经达到了9.9亿元和4.81亿元。

和街头众多贩卖早点的小店铺一样,从股权结构来看,中饮巴比仍是一家“夫妻店”。

根据招股书,刘会平直接持股54.41%,通过天津会平、天津巴比、天津中饮间接持有中饮巴比16.06%股权,刘会平的妻子丁仕梅则持有中饮巴比10.23%股权,两人共同持有中饮巴比80.7%股权,拥有绝对控制权。

中饮巴比其余股东也存在亲属关系。招股书显示,中饮巴比几位自然人股东中,丁仕霞和丁仕梅为姐妹关系,金汪明和吕小平为配偶关系。总体而言,中饮巴比还是家族生意。

这也让中饮巴比上市后的管理面临一定风险。中饮巴比在招股书中表示,虽然公司已建立起旨在保护全体股东利益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公司各项制度,但如果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的人事任免、经策、确认股利分配政策、公司章程修改等方面实施不利影响,仍可能会损害公司及其他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资金受困,增速下滑

通过大规模开放加盟的模式,中饮巴比快速打开了市场,“馒头王国”逐渐成型。

截至目前,中饮巴比的产品包括面点系列产品、馅料系列产品以及外购系列产品,具体则有包子、馒头、粗粮点心、馅料以及粥品饮品等。

招股书显示,中饮巴比已经形成了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广东等地几十余座城市的直营和特许加盟销售网络。

得益于市场的扩大,中饮巴比的业绩规模也水涨船高。2016至2019年上半年,中饮巴比营收分别为7.20亿元、8.67亿元、9.90亿元、4.8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762.10万元、1.13亿元、1.43亿元、6885.05万元。

但2018年中饮巴比营收和净利润增速较2017年下滑明显。根据招股书,2016年至2018年中饮巴比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20.8%和13.8%,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97.3%和27.3%。

而营收、利润增速出现下滑,可能与中饮巴比的产品供应半径有关。

在招股书中,中饮巴比表示,为了保证产品的统一化生产,直营门店和加盟店主要原辅材料均须由发行人生产基地统一供应。但目前,中饮巴比仅在上海、广州建立了食品加工生产基地,华北的北京市场实际上仍通过第三方生产供应。

同时,华东地区加盟店经历快速扩张后,中饮巴比生产中心已出现产能不足。另一方面,由于销售区域对生产基地有极大依赖,受制于运输半径问题,销售覆盖范围一直不能在全国范围铺开,也让中饮巴比的扩张受到制约。

9月15日,餐宝典创始人、餐饮分析师汪洪栋在接受时代财经表示,中饮巴比的经营方式属于“生产基地+市场”的重资产运营模式,这是其难以快速扩张的原因。“中饮巴比门店的原材料均由生产基地统一供应,这一模式对于冷链配送要求较高,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金。”

“生产基地+市场”的运用模式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生产标准高度统一和原料、馅料的集中供应,可保证中饮巴比口味。另一方面,生产基地有限的产能也制约了加盟店网络的进一步扩张。一旦加盟店无法快速铺开,中饮巴比的增长就会面临瓶颈。

以此来看,中饮巴比想要实现扩张并扩大营收体量,就必须加快生产基地的建设,但这也需要资金支持。不过眼下,中饮巴比的情况却有些捉襟见肘。

招股书显示,中饮巴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从2017年开始下滑,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和余额也均出现大幅度下降的态势。

图片1.png数据来源:中饮巴比招股书

中饮巴比也在招股书中提到,由于融资渠道较为单一,生产基地的扩产、销售网络的拓展、品牌的推广较为缓慢。而中饮巴比本次上市的目的也是为智能化厂房、生产线及仓储系统提升和电子商务平台建设等项目进行募资。

外拓难题

近几年,中饮巴比加速了扩张的步伐,将触手伸向了大本营华东及华南以外的地区。不过,水土不服依然是扩张之路中的一大问题。

总体数据上,中饮巴比增收又增利,但细分来看,华东市场贡献了大头。招股书显示,在中饮巴比2019年上半年的总营收中,华东市场所占份额最大,约为91.98%,其次为华南市场,份额为6.82%。而近年来大力拓展的华北市场,所占份额只有区区1%。

此外,中饮巴比的7家餐饮子公司中有4家亏损,且多为大本营上海之外的子公司,合计亏损金额约565万元。

其中,中饮巴比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亏损302.12万元;中饮巴比餐饮管理(天津)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亏损33.33万元;广州良星餐饮服务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亏损156.92万元;南京巴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亏损10万元。

汪洪栋指出,中饮巴比扩张进程缓慢,主要是其经营模式吸引力不足。“中饮巴比的产品主要集中在早餐时段售卖,这对于门店的利用率并不高,无法吸引到太多的加盟方。此外,中饮巴比单店盈利水平较低,也让有兴趣的人心生犹豫。”

中饮巴比单店营收数据的变化也支撑了汪洪栋的说法。招股书显示,中饮巴比的门店分为直营店和加盟店,其中,加盟店贡献了中饮巴比90%左右的营收。但近年来,中饮巴比的加盟店的单店营收出现了下滑的情况。

图片2.png数据来源:中饮巴比招股书

2016至2019年上半年,中饮巴比直营门店的平均销售额为92.32万元、101.26万元、114.41万元,52.97万元;加盟门店的平均销售收入则为32.59万元、33.78万元、33.16万元、14.87万元。加盟店单店营营收下滑明显。

除此之外,早餐选择的多样性以及不同地区消费者饮食习惯的差异也阻碍了中饮巴比扩张的脚步。

9月15日,餐饮分析师、凌雁管理咨询机构创始人林岳对时代财经分析表示,对于馒头、包子等产品,消费者并没有太强的品牌忠诚度,并不会对中饮巴比等个别品牌形成依赖。同时,如今中饮巴比的竞争的对手越来越多,如今西式快餐、便利店、外卖都在抢夺这个市场。

汪洪栋则认为,南北地区的消费者对于早餐的喜好不尽相同,这也是目前行业绝大部分为小作坊经营模式,此前也没有诞生一家上市公司的原因。

中饮巴比在招股书中表示,虽然中式面点市场空间较大,但受到各地饮食习惯差异和购买力水平的影响,对个别区域性需求明显的地区,需要进行产品配方的适当调整。

对于上市后的规划,除了兴建生产基地外,中饮巴比还提到会通过兼并等方式扩大销售规模和市场份额。但这两大动作都需要不小的资金支持,以此来看,中饮巴比的上市议程迫在眉睫。

9月14日,围绕着中饮巴比上市后的市场扩张规划、子公司亏损等问题,时代财经联系中饮巴比方面,但截至发稿未获置评。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审核周期降至47天 科创板成生物药企上市首选
若羽臣策划运营能力广受国际品牌青睐 中小板上市剑指母婴保健快消品领域
净利连降、图谋上市8年未果 河北银行易帅
时代投研·IPO周报 | 中谷物流上市首日即开板,未来新股溢价幅度或缩减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