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青实控人夫妇超额分红,生产劣药被处罚,多次行贿公职人员

郑少娜
2020-09-28 16:24:40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郑少娜

生产劣质药品,向国家公职人员行贿,拥有这般劣迹的医药企业能否“洗心革面”,成功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

8月29日,广东万年青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年青”)IPO申请进入问询阶段,拟于创业板上市。资料显示,万年青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消炎利胆片、参芪降糖片、苦木注射液和妇炎平胶囊等。

时代商学院查阅其招股书发现,近年来,万年青在生产经营以及公司治理方面存在不少问题,该公司生产的药品多次抽检不达标并受到监管处罚,且其管理人员曾6次向国家公职人员行贿,贿送的现金共计6万元。此外,与同行相比,近两年万年青的研发投入力度明显掉队,而其销售费用率却逐年走高,2019年其销售费用达同期研发费用的15倍。

针对上述相关情况,9月21日,时代商学院向万年青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该公司仍未回复。

万年青IPO基本信息如图表1所示。


一、实控人夫妇控股71%,现金分红超同期净利润

万年青是由广东万年青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年青有限”)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万年青有限的前身为广东省汕头制药厂,该制药厂于1981年成立,主管单位为汕头市医药联合总公司。1992年,经汕头市人民政府批复,广东省汕头制药厂划为万年青集团下属企业。

2002年,广东省汕头制药厂与汕头市侨银医药有限公司资产重组,成立了万年青有限,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目前,从股权结构看,欧先涛间接持有万年青60.74%的股权,并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欧先涛、李映华夫妇共同为实际控制人,两人合计持有万年青71.63%的股权。在两人掌舵下,报告期内万年青多次进行现金分红,分红金额甚至一度超过当期净利润。

招股书显示,2017年万年青的净利润为3275.75万元,而其当年分配现金红利多达3845.58万元,超过同期净利润569.83万元;2019年,万年青再次现金分红3000万元,占同期净利润的45%。2020年4月,万年青继续分配现金红利1080万元。

此次IPO,万年青拟融资3.6亿元,其中,2.3亿元用于中成药生产扩建项目,0.5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剩余0.8亿元用于营运流动资金。时代商学院注意到,2017年至今,万年青累计分红达7925.58万元,与该公司此次募资补充营运资金的金额相当。

二、生产劣药遭监管处罚,曾6次行贿公职人员

医药产业是我国重点发展的行业之一,同时,医药产品是关系社会公众健康和安全的特殊消费品,其有效性、安全性、稳定性等均可能对公众的身体健康造成影响。万年青处于中成药生产行业,然而,该公司生产的不合格药品曾流入市场,并因此受到监管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2月,万年青因生产不合格药品“苦木注射液”受到汕头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罚6930元,没收违法所得3465元。

2016年1月,黑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2015年第四季度药品质量抽验情况,其中,万年青生产的“苦木注射液”不合格,不符合规定项目为性状可见异物;2016年5月,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2016年第4期药品抽验不合格信息,其中,万年青生产的“参芪降糖片”不合格,不符合规定项目为检出重量差异。

2017年11月,万年青因生产过程中使用不合格药包材“药用聚乙烯袋”,被汕头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责令改正并处以罚款1.5万元。

医药产品的生产存在原材料种类多、生产流程长、生产工艺复杂等特点,若不加强管控而发生质量问题,企业不仅会产生经济赔偿,其经营和声誉也均会遭受不利影响。

如果说经营生产尚存在非可控因素的话,那么向国家公职人员行贿则是有蓄谋的漠视法律。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3—2015年,万年青原副总经理魏某先后6次行贿原广东省食药监局药品安监处处长蔡明,贿送的现金共计6万元。其行贿的缘由是工作中有一些手续需要蔡明的处室审批,其希望和蔡明搞好关系,方便公司业务的开展和进行。

三、研发投入不及同行,销售费用达研发费用15倍

除在企业治理方面存在不足外,时代商学院注意到,报告期内,与同行相比,万年青在研发上的投入力度出现掉队,而其在销售方面的投入却远超研发投入。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万年青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91.54万元、704.11万元和781.6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以下简称“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61%、2.42%和2.47%。招股书中,万年青虽列出4家可比公司,但并未将其研发费用率与它们进行对比,时代商学院根据公开信息得出,2017—2019年,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3.43%、3.79%和3.36%,逐步超过万年青。

具体来看,如图表2所示,2017年万年青的研发费用率尚处于同行可比公司之间,2018年则明显掉队,2019年依然垫底,此时同行可比公司如佐力药业(300181.SZ)、方盛制药(603998.SH)、羚锐制药(600285.SH)、珍宝岛(603567.SH)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98%、3.77%、3.74%和2.95%,均高于万年青。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报告期内,万年青逐年加大销售投入,对销售的重视程度远超研发。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万年青销售费用分别为4469.39万元、10492.56万元和12108.2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33%、36.12%和38.25%,占比逐年提升。

经时代商学院测算,2017—2019年,万年青的销售费用分别为研发费用的6.46倍、14.9倍和15.49倍,近两年其销售费用明显“侵蚀”研发费用。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