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办频密调研 关注地方数据准确性

2016-06-03 17:34:28
西美地产李秀静说:“我们一直都在汇报关于西美的商业房地产数据。中财办的领导突却突然打断了我们,问你们西美可以代表整个石家庄的房地产数据吗?

时代周报记者 付聪 黄昌成 发自广州

“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去库存的问题,中财办的领导最关心的是楼市数据的准确性。”回忆起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中财办”)副主任舒国增在石家庄调研的那天,西美地产营销总监李秀静这样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她记忆里的这一幕,发生在今年2月26日,即全国两会召开的前一周。舒国增调研河北省石家庄市,和当地6家企业代表举行了座谈会,了解当地供给侧改革的情况。

密集调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地方的落地情况,是今年中财办的一个系统动作。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开春以来,中财办已举行多次实地调研,其中最为频密的,要算在一个月内三赴江苏问计供给侧改革,调研者包括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中财办主任刘鹤。

3月21-22日,由刘鹤率领的中财办和国家发改委调研组到江苏考察。在调研过程中,刘鹤指出,在继续扩大总需求的同时,要坚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工作的主线。要按照中央要求,围绕“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结合各地实际,抓住主要矛盾,找准切入点,有序推进。

除了调研地方之外,近日中财办还有另一则重要的人事信息引起广泛关注: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兼任了中财办的副主任,中财办领导班子扩容成“一正六副”的格局。

无论是最近的频密调研,还是领导班子的扩容,中财办的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受到关注,并被媒体充分解读。这说明它在中国经济改革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知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就认为,中财办最好的条件就是既有权威又没有部门利益,在中央的领导下推动落实各项改革比较有利,在未来,它会发挥比以前更为重要的作用。

看重数据准确性

今年元宵节刚过,石家庄的天气依然有些寒冷,西美地产营销总监李秀静突然接到了通知,要给自己的领导准备一份主题为“去库存”的资料报告。几天之后,中财办的副主任舒国增便来到石家庄调研。

随后,中财办与西美地产、石家庄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钢” )、汉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汇丰源集团、石家庄制药集团有限公司、河北银行等6家企业的代表人举行了一场座谈会。“会场里人很多,领导都坐满了整整两排。”李秀静说道。

不难发现,与会的企业涉及了去产能相关的能源企业(石钢)与去库存的房地产企业(西美)。据李秀静分析,西美地产之所以会被邀请在中财办的调研会上作报告,“是因为西美地产是石家庄唯一一家同时做酒店、房地产、商场的公司,所涵盖的业态比较丰富。”至于石钢公司,早在2013年石家庄出台河北首个去产能细化方案中,石钢集团就位列“去产能”名单之中。

从石家庄房地产和钢铁总体的情况来看,二者皆面临着巨大压力:对于房地产,石家庄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韩东波就指出石家庄商业办公类用房去库存压力较大;对于钢铁行业,根据河北省工经联数据,2015年前三季,河北省钢铁行业PMI为37.8%,环比下降4.5个百分点,表明河北省钢铁行业经营环境十分严峻。

由此可见,中财办在今年元宵刚过就调研河北石家庄供给侧改革,显然希望从地方得到既“接地气”又准确的资料。

“在会上大家轮流汇报,每个代表都有十分钟的汇报时间。”李秀静回忆起了汇报时的情景,“领导问西美,主要是关于商业楼盘去库存的问题。他们有疑问时,就会当面提问打断你。”

西美地产在汇报时,就遭遇了中财办领导的打断提问,那个情景让李秀静记忆特别深刻:“我们一直都在汇报关于西美的商业房地产数据。中财办的领导却突然打断了我们,问你们西美可以代表整个石家庄的房地产数据吗?”随后,中财办让西美讲述整个石家庄的商业地产情况。“中财办领导们最关心的,就是这些数据的准确和真实性。” 李秀静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舒国增调研不久后,在2016年3月16日,石家庄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正式发布了石家庄楼市去库存20条新政。首先就提到科学调配商品住房和商业办公用地规模。而最新的消息显示,石钢公司的母公司河钢集团宣布今明两年内,再压减炼铁产能260万吨、炼钢产能502万吨。

领导班子两年多次扩容

今年全国两会前去石家庄调研的舒国增,属于中财办领导班子中6位副主任中的一位。担任这个职位以前,舒国增长期在浙江省委办公厅工作,曾多次在央媒发表重量级的理论文章,是浙江有名的“笔杆子”。

不仅仅是舒国增,其实整个中财办的领导班子都“大有来头”。首先是中财办主任刘鹤,这位习近平总书记称之为“非常重要”的经济智囊,于2013年3月就任中财办主任。同年6月,刘鹤凭借论文《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获得中国经济学领域的最高奖项—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张卓元同时还是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的荣誉理事长,跟刘鹤有过比较直接的接触,他对刘鹤的评价是“一个学者气息很浓的人”。

张卓元的评价可谓中肯。根据公开履历,刘鹤在中国人民大学先后获得学士和管理硕士学位,后又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获得MPA学位。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的信息,近15年来,刘鹤发表了200篇论文,其中获得国家一等学术奖的有3篇。

在国家计委期间,刘鹤主持制定了11个国家产业政策,其中5个由国务院正式对外颁布。他参与了“八五”计划、“九五”计划和“十五”计划,还参与“十二五”规划编制,同时还是十六届三中、五中、六中全会和十七届四中、五中全会文件的执笔人之一。

除了任职中财办,刘鹤还担任了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一职。今年3月14日下午,刘鹤以发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的身份,主持召开委内改革专题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次、第二十一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研究部署2016年中央交办改革任务推进和改革督察落实工作。

刘鹤在会上指出,推进今年的改革工作要把握三个要求。第一,认真学习贯彻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准确把握中央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第二,提高改革方案制定质量;第三,狠抓改革落实。

2013年3月,刘鹤刚担任中财办主任时,这个机构的领导班子是“一正三副”。当时有陈锡文、唐仁健和杨伟民三位副主任,其中陈锡文、唐仁健分别兼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正、副主任。

2014年4月之后,中财办的领导班子开始扩容。其中唐仁健赴广西壮族自治区担任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俊、原浙江省委副秘书长舒国增先后成为中财办副主任。今年,随着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的加入,中财办领导班子再次扩容。

从公开履历上来看,2014年以来新增的四位副主任都有对应的工作领域。易纲多年来从事中国经济,尤其侧重在货币、银行和金融市场上的研究;韩俊长期从事“三农”问题研究,2015年又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舒国增是前文提及的笔杆子,擅于理论研究;而朱光耀则在国际财经方面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这次朱光耀兼任中财办副主任,就有专业人士指出,中财办补强了对外经贸力量,未来可能会在国际财经事务上有更多着墨。

工作重心紧绕供给侧

无论中财办如何扩容,中财办最重要的事情并未变更,为每年11月-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起草会议文件更是重中之重。

张卓元曾经受邀参与过中财办文件的起草工作,他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中财办会请不同部门的专家进行决策,我去的时候就前后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据我所知,总书记在经济会议上的讲话报告就是由中财办起草的。”

在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成为了今年经济工作的重头戏。在此背景之下,中财办也开始四处调研,并且受到多方的关注与解读。

除了前文讲到舒国增调研河北石家庄,中财办调研路线最受关注的就是主任刘鹤的足迹。今年以来,中财办所调研的重要区域就有江苏。今年3-4月,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中财办相关人员三次来到江苏,这其中便有刘鹤。而三次调研的主题也都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刘鹤在江苏调研时就强调,坚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工作的总线。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全国性范围的改革,刘鹤之所以会选择调研江苏,与江苏自身的经济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从去年冬天开始,江苏前后制定了100多条重点措施,推动省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根据2016年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十二五”时期江苏经济发展的亮点是其产业结构的变化,其中第三产业比重超过48%,年均提升1.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发展较快,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步伐加快,跨入服务型经济时代的门槛。可以说,江苏是目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改革成效较好的省份。

在江苏调研的期间,刘鹤一行不仅与江苏、上海、浙江、辽宁、山东、安徽、湖北、四川、陕西等9个省份主管经济工作的党委、政府部门负责人进行座谈,还与服装、钢铁、造船、房地产、金融、新材料、电子商务等不同行业的企业家进行交流。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与舒国增调研河北石家庄相似的是,参与和刘鹤座谈的企业,也紧紧围绕“供给侧”改革展开汇报。

实际上,刘鹤的调研之行也具有某些共性可寻。从地点上来说,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从2014年开始,公开报道中刘鹤的6次调研之行,5次在长三角地区,1次在珠三角地区。这些都是全国经济发达的省份。

而从时间上来讲,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中财办调研的时间几乎都选在中央重要会议的前后。例如,舒国增河北调研在全国两会前,而刘鹤去江苏调研,则正好在全国两会结束。

更为明显的是在2015年10月8-10日,刘鹤在调研广东时,强调了“要按照中央要求,大力推进市场取向的改革,更加重视供给侧调整”。而在一个月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要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早在2013年,张卓元就曾认为,中财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办事机构,中央有可能在它的基础上扩大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两年过去,在5月13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张卓元仍坚持当年的观点,他认为中财办很可能会成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具体办事机构,发挥比以前更为重要的作用。

“如果要说中财办在未来经济改革中有什么困难,更多的还是看它如何处理各个利益群体的关系吧。” 张卓元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苏宁易购双十一打造“直播金字塔”:针对不同人群办超5万场直播
广东医保信息系统上线,异地门诊结算可掌上办
第十二届中国产业园商务区发展论坛聚焦新商办新园区新文旅
推进冰雪运动“南展北扩” 广州融创文旅城首办粤港澳冰雪论坛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