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级干部夫人被打:事件已经驶入诡异轨道?

2010-07-22 04:54:20

623日上午,湖北省委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陈玉莲,在省委大院门口,被6名便衣警察暴打。经医院诊断,58岁的退休护师陈玉莲被打成脑震荡,多处软组织挫伤,左脚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紊乱。

事情发生了近一月,此消息719才通过一篇题为《惊曝!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的网帖,在网上热传。20日,经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核实,并采访了受害者及其亲属,证明网帖所述基本属实,并进一步披露了事件中的更多细节。20日傍晚,武昌公安分局通过媒体公布消息称,已经处理了三名肇事警察,并简述了事件经过。

省委厅级官员之妻,在省委大门口遭本系统执勤人员暴打,成为了事件的劲爆点。不绝于耳的多是“打错人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一类冷嘲热讽,乍看来未免情绪化,但事实上,打人警察的上级也作如是观,武昌公安分局政委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么大个领导的夫人。”

综观现已浮出水面的事实,至少有以下几点是确凿无疑的:首先,这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警察滥用暴力事件,为法治社会和社会和谐所不能容忍,对政法和司法系统的形象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其次,受害者遭到暴力侵害属实,厅级官员妻子身份属实。其三,“打错人”、“大水冲了龙王庙”等公众议论,透着一种“请君入瓮”的幸灾乐祸的情绪,偏狭的调侃和政治不正确显而易见,但其中凸显的民意,或者说公众对执法者滥用公权的怨气,以及官民之间的裂痕和对立的现实,却真实无虚,值得引起高度重视。

更重要的是,尽管当事双方都通过网络和媒体各自做了诉求,打人者也受到了处分,但就已经披露的事实看,其中诸多环节都可谓疑点重重。据实按理分析,可以断定,事情只开了一个头,远没有完结。

第一个疑点,是武昌公安分局对事件的简述:武警门岗在要求欲进省委大院的陈玉莲出示证件时,打人警察以“执勤”面目出现,“要求陈退至警戒线外,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到轻微伤害。”而受害者家属称,录像显示,陈玉莲被殴打足足16分钟。打人者均为彪形大汉,而被打者年近花甲,身高1.6,体重只有40公斤。医院对伤情的诊断,也说明这绝非“轻微伤害”。那么,武昌公安分局如此轻描淡写肇事过程,避重就轻地处理肇事者,就不禁让人发问,武昌公安分局对此事态度之草率昭然若揭,其中究竟有何隐情和玄机?

其次,受害者被“误作信访对象”可能不确。首先,据陈所述,因为大院里有食堂,她经常出入此大院。如果此言可信,那么,轮值的武警门岗不认识她可以理解,但公安部门派驻在此长期维稳的“信访班”警员也不认识她就很可疑了。在陈申明自己的身份、邻居也主动旁证的情况下,警察依然一意孤行,就未免有点不合情理—而爆料网帖称,此时打人者的回应是“省长老婆也打”,这样的回答难道不耐人寻味吗?另外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陈玉莲是厅级官员妻子,同时也是一个上访者。她对记者说:事发前一天,她电话预约了与省政法委某副书记见面,要反映两个问题,其一是她自己的职称和待遇问题;其二是前几年女儿因医疗事故死亡,立案后因干扰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相较于多数上访者,不同点是,陈玉莲是一位拥有“特权”的上访者,可以电话约见政法委副书记。

第三,不由分说暴打一顿,是否武昌公安分局派驻省委大院“信访班”对待上访者的通常态度,这一点需要存疑。按常理,身强力壮的警察要制伏一个弱不禁风的老妇人,易如反掌且方法多样,殴打可能是其中最愚蠢、最冒险、最丧德、最不得已才会采取的办法。据报道,两位本身是多年的老上访户的目击者,自称曾在许多地方和机关上访,见多识广,“但像这次这么恶劣的,说实话,我们都还是第一次看见。”也就是说,瘦弱如陈玉莲被暴打16分钟,究竟是特例还是普遍现象,还有待更多事实水落石出,才能定夺。

第四,“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么大个领导的夫人。”武昌公安分局政委这个说法雷倒众生,那么,究竟是其素质差,水平低劣自然流露的蠢话,还是话中有话,暗藏机锋?据陈玉莲称,入院治疗头10多天,警方一直有人盯着她,严重影响她的治疗和休息,直到武汉公安分局领导打了招呼,才撤销监视。据陈玉莲妹妹介绍,“事发后,他们不断来找我们说情,要求法外开恩,从轻处理,甚至不处理。还说如果把他们处分了,就会影响整个单位的荣誉,……处分了先进称号就会受到影响。……打人者的家庭都很困难,如果处分了以后生活会受到影响,请求从这个角度同情他们。”武昌公安分局何以如此淡定,毫无羞耻感且厚颜公关,或者说有恃无恐?

第五,为何事发后近一月,网上才突然出现“惊曝”网帖,将此一恶劣事件公之于众?武昌公安分局也迅速接招,发布处理打人警察和简述事情经过的公告?按常识,似可以质疑,这是否是由于受害者和加害者双方私下未达成和解,而受害者单方面采取的行动。

第六,记录了警察暴行的监控录像何以要封存?难道秘不示人就可以消除警察滥用暴力,违法乱纪造成的恶劣影响吗?而且,打人现场6个警察,仅3人被分别处以记大过调离和记过的处理,武昌公安分局恐难以摆脱护短的嫌疑。

既然此一恶劣事件已经公之于众,那么包括以上6点在内的所有疑点,就都有必要通过还原事实,揭示内幕予以澄清,以开放的姿态、透明的信息,接受公众监督,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也是杜绝暴力机关滥用暴力,挽回严重受损的政府形象和司法权威的唯一办法。相信绝大多数公众都会对此寄予厚望,并拭目以待。而另一方面,维稳办官员夫人也成为暴力维稳的牺牲品,这更让人们深思,今天的维稳体制是否已经驶入一条诡异的轨道,这条轨道,又将把社会导向何方?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股价维稳队又添新成员 银行股为啥老“破净”?
从刚性稳定迈向韧性稳定
上海银行再启股价维稳 TCL酝酿举牌凸显金控布局
[时代议题]唐慧血酬 没有赢家
扫码分享